Saturday, October 13, 2012

福州--月圆人团圆

我的贯藉是福州闽清。
我公公婆婆在战乱期间为寻求好日子不惜背弃家园远赴南洋。听说我婆婆当年才十几岁,从我祖屋到福州城需要走三天,然后坐船到香港一个月,再等下南洋两个月,全程三个月。
我老豆就是个念旧之人。这次回乡终于把我们全家人带回祖墓去扫墓,顺便与福州的亲戚共度中秋。

搭了五个小时令人厌恶的亚航到杭州,还要搭七个小时的巴士去福州。不过这巴士倒很特别,没座位的,而是有床给人卧着睡得。

福州城除了交通差到极点,人们到处吐痰,说话没礼貌,讲话大大声(其实以上四点在中国到处可见)以外,其实是比吉隆坡还好的。巴士非常快,准时,方便--我第一天到福州就可以自己搭巴士去动物园,真的非常简单和方便及便宜。
福州熊猫园的大熊猫
黑白饭团
话说回祖屋,老豆说乡下的路很差,一条小路通往山上(我祖先住在山上),路的边缘就是山崖,一不小心就会跌下去。

千年老桥
在山上的祖屋
到了祖屋,看到公公婆婆当年的屋子,感觉很特别。屋子是黄泥巴做的,非常大,都很多房间,可以住上二十多人。屋里没厕所。问了才得知以前人住山上,天气凉所以少冲凉。大小便就随地解决。姑姑说婆婆把这习惯带到热带南洋,几个月才冲一次凉,而且冲凉不是在河里就是把一盆水带入房内擦身体。屋后有养鸡鸭,屋外有农田,屋里还有毛泽东肖像,神牌等。
二楼--公公的房间
大厅




看了祖屋我们就去扫祖墓。以前的乡下人若有人去世,就随地找个风水位埋了,不像我们南洋的有墓园。所以墓与墓之间距离很远又很乱,很多都在荒山野林里,有些甚至需要步行几个小时。一共扫了三个坟:爸爸的曾祖母的坟(就是我曾曾祖母),爸爸的祖父的坟(我的曾祖父),以及另外一个亲戚的坟。

荒山野林真的不是开玩笑的
当晚闽清亲人就请我们吃饭共度中秋。他们亲自下厨味道简直棒极了!怪不得我下厨味道一样好啦 =D 果真流着名厨之血。当晚看月亮,真的觉得福州的月亮比较圆的一下...幻觉罢了啦~。当晚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认回中国的亲人,因为我相信很多周围的人都没有机会真正的回乡寻根,去了解当年祖先们的苦难。而且我觉得我爸爸的堂弟长得太像我过世的公公了。我出生时公公早已过世,所以没见过本人,只看过照片。看到了爸爸的堂弟就其实算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吧~。

月圆人团圆
扫完墓,尽了子孙之责,觉得这些过世的亲人都很幸运有我爸爸这样的下一代,因为现在年轻人(甚至很多中年人)已经完全和中国亲属划清界限(像我这样)。
试问有多少人现在愿意从南洋回乡去认亲,扫墓?像我以上所说的,很多人没机会回乡,可是也有很多人你给他机会他也不愿意回乡。现在很多年轻人连母语方言都不会说,一开口都是英文华语,试问他们如何要去了解贯藉这东西?更不用说要回乡度中秋了。我回到福州,福州的亲戚(其实就是我爸爸的堂兄弟)给我看我们家族名谱;我公公是“家”辈分的,曾祖父是“邦”,而我是“尚”,我的下一代是“有”。而我们的福州祖屋是“立”辈的曾曾祖父时代建的-大概是清朝晚期。

一个家族总要有个人来管理这所谓的传统,不然我们这传统特色都失传了,一脑子都是 ipad,iphone,面子书,我们和没有传统的人又有什么分别?当我们不再认识自己的传统时,我们又有什么资格称自己为华人?

不过以上论言不代表在奥运会上我会支持中国。如果有一天(如果真的有这么不幸的一天,不知那一个傻海激怒中国领导)中国向马来西亚宣战,我战衣上的旗帜将会是马来西亚国旗。
原因很简单。
我的根源自中国,流在我体内的是中国人的血。
可是让这血流了二十五年的米和水都是马来西亚的。我住的地方是马来西亚。
我不随地吐痰,会说“谢谢”,买东西会排队。
不像大陆人,我开口除了福州话和华语,我也讲福建话,广东话,马来话,英文。我去ATM按钱,我的句子里有“longkang”,“pasar”,和 “tak boleh tahan” 。我喜欢吃加里,roti canai 和肉骨茶。
华人传统,我会尽量珍惜。因为我是华人。
一个马来西亚华人。
是不是令你很无言?=.=
这个更无言 =.=
糖葫芦
父子情深

四川辣子鸡。鸡呢?

Malcolm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